欢迎结盟, 注册
您的位置: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曾为《西游记》乌鸡国王配音 艺术家吴俊全成都分享语言的魅力

《西游记》里的乌鸡国王、《走向共和》的李鸿章、《三国演义》的旁白,还有《驯火记》、《斯蒂尔传奇》、《血战大西洋》、《中途岛之战》、《埃及艳后》等40多部外国大片的男主角,都是他的声音。他就是著名配音演员吴俊全。12月1日,吴俊全做客成都“经典艺术名家讲坛”,现场分享语言艺术的魅力。 “我今天就来谈谈我的一生吧。”当天下午三点,随着吴俊全的一句开场,观众瞬间走进了他的声音世界。作为八一电影制片厂著名配音演员和配音导演,吴俊全先后为数百部电影和上千集电视剧配音,尤其是用方言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配音,他的声音家喻户晓,被称为影视界的“奇才”。 “我四岁便跟着父亲先后到了湖北、河南、陕西、四川等地,我到了一个地方我便像当地的小孩学方言,这就给我的电影语言打下了基础。”为了闯出属于自己的语言天地,吴俊全非常刻苦,每天五点半就开始练习“学习配音是非常辛苦的,语言老师也非常严格,台词课等非常多。” 艰苦勤练了两年,吴俊全的老师告诉他:“孩子,你别念了,你以后就吃这碗饭了!只是你以后念的不是台词,你要念的是文化!”现在回想起老师的这句话,吴俊全仍感慨不已,对他来说,配音不是一门简简单单的语言艺术,它更是一堂人生课,需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艺术修养、配音技巧、台词背诵等综合能力。 讲座中,吴俊全还回忆了自己的经典之作《走向共和》。在他众多作品和塑造的众多角色中,“李鸿章”颇具代表性,可以说是一代人的回忆。 “这个电视剧2003年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当时录到最后一段醇亲王的话时,我录完便泪流满面,但我很纳闷怎么录音间里毫无声音,是不是没有录好,等我再回头一看,大家掌声一片。” 相对于表演而言,配音艺术大多是在幕后工作,但吴俊全很享受,“我就是安安心心地做好幕后工作,认认真真的做好配音这一件事。” 吴俊全还提到,以前配音是用胶片,“一个胶片是九分钟左右,要求一个字也不可以错,错了就全部毁了又要重来。”于是熟练、心理节奏、把握角色都成了配好音的重要条件。 从事电影配音艺术40多年来,吴俊全始终将配音这门深奥的学问放在心尖上。“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声音来表演人物性格和状态,这是需要自己有一定的经历的。有人说你有一副好嗓子,但我想你还得需要经历、厚重的文学基础来为你的配音加分。” 吴俊全还建议年轻的配音演员, “现代社会的科技越来越发达了,我们不知道未来的配音艺术会如何发展,但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提高自己的配音能力及文化底蕴。” 讲座最后,吴俊全现场配音。当熟悉的《三国演义》旁白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诸笑谈中”响起,观众仿佛又被拉回到那个三国鼎立的时代。

发布时间: 2019/7/24 浏览次数: 19

“桃李杯”创始人潘志涛:舞蹈艺术是美丽而快乐的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民族舞蹈文化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与艺术瑰宝,它蕴含着一个民族的特色和人民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传递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追求。中国民族民间舞的特色有哪些?中国民族民间舞的昨天、今天和未来是何种状态?11月16日,著名舞蹈家潘志涛做客成都经典艺术名家讲坛,分享题为《舞蹈是美丽而快乐的艺术》的讲座。现场,他通过自己的舞蹈故事与艺术人生,让更多喜爱艺术的朋友们对舞蹈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潘志涛是北京舞蹈学院民族民间舞系创办者,也是“桃李杯”舞蹈大赛的创始人,被称为“中国舞尊”。北京2008奥运会开幕式,潘志涛作为策划组成员之一,担任开幕式前表演工作室主任。他曾是舞蹈《千手观音》的顾问,连续担任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的特邀点评专家,从事舞蹈创作、表演和教育工作50年,潘志涛主编了《中国民间舞教材与教法》《中国民族民间舞教学法》等,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大批优秀的舞蹈编导及表演艺术家,其中张继刚、陈维亚、黄豆豆都是他学生中的佼佼者。 当晚七点,讲座正式开始。他首先从自己与成都的渊源讲起,原来早在1966年,他就曾到过成都,52年过去了,对成都依然念念不忘。随后,他通过一段段视频,与现场观众交流自己的舞蹈经历和教育心得。“如果要成为职业舞蹈演员,可能是需要违背身体正常成长规律的,同时这个过程也是非常苦恼的,其实有兴趣就是最好。”他对现代社会中家长对教育孩子学习舞蹈存在的问题做出了自己的分析,“我认为对舞蹈保持兴趣就是最好的,不一定非要成为专业的。” 潘志涛还提到了“桃李杯”的创办。因为他对真正表现中国精神和精髓的东西尤为重视,他认为中国民族民间舞系是应该让世界看到的最为精髓和美好的东西,通过它们可以更好的讲好中国故事。也因为自己对中国民族民间舞的思考,才有了国内闻名的“桃李杯”舞蹈大赛。“在这些比赛过程中我们看到技术、软开度、技巧等三个因素在舞蹈中渐渐成为了评分的关键,同时舞蹈艺术在此基础上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并且不断实现了让世界上更多人了解民族民间舞的愿望。” 随着时间发展,潘志涛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把这三个因素当成舞蹈的必要因素,却渐渐忘记了舞蹈本身的快乐意义。“艺术应该是有真情实感的东西,在舞蹈艺术的美丽与快乐中,我们应有扎实的舞蹈功底积累同时更要注重感情的投入。”潘志涛说,“少儿舞蹈的发展方向也是如此,我们跳舞一定是快乐而美丽的,这正是我们该努力的方向。” “舞蹈应该是美丽而快乐的艺术”是潘志涛对舞蹈艺术的看法与态度。他强调“跳舞是为了快乐而来的,千万不要把舞蹈变成另一种课程。”两个小时的讲座,潘志涛幽默风趣的谈吐、丰富的人生经历、朴实真诚的建议让在场的观众收获颇丰。讲座最后,来自四川传媒学院舞蹈系的24位学生,还为观众带来了自编自创的舞蹈《红梅赞》,该舞蹈的编创者之一正是潘志涛的学生。

发布时间: 2019/7/24

意大利女歌唱家教你从声乐技巧走进歌剧世界

意大利声乐技巧有哪些?中国唱法和意大利唱法有何不同?意大利老师眼中的中国声乐学生有什么特质?10月20日,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恩师富尔维娅·贝尔托莉(Fulvia Bertoli)做客经典艺术名家讲坛,现场她通过分享自己的艺术经历及演唱等方式,与成都乐迷探讨“声乐艺术如何教育与发展”。 富尔维娅·贝尔托莉,意大利女中音歌唱家,现执教于普契尼音乐学院歌剧专业,担任歌剧系系主任和研究生导师。当天下午三点,讲座正式开始。富尔维娅先是从她的孩提时期讲起,自小就对艺术和舞台表演有着浓厚的兴趣。真正决定让音乐成为自己的领域是在她读大学期间。她一边接受大学文化教育,一边学习歌剧的演唱技巧,之后顺利考上皮埃特罗·马斯卡尼音乐学院(Pietro Mascagni是意大利著名音乐家、作曲家,代表作《乡村骑士》)。毕业后,她继续跟随两位意大利著名女中音玛丽亚·特拉布科(Maria Trabucco)和莉莉安娜·波利(Liliana Poli)进一步提高声乐技巧,学习和积累了大量歌剧剧目、室内乐声乐作品以及近现代声乐作品。 “那是我接触意大利技巧的机会,直到我熟悉意大利美声唱法的艺术,我才开始真正接触它。” 这期间,她改进了连奏的艺术,使用正确的呼吸支持和使元音均匀化的方法,以完成自己的措辞流畅的线条。“我发现尝试不同的技术方法,尝试创造一些非常漂亮的东西是非常有趣的。” 除了学习音乐,毕业前一年富尔维娅就开启教学模式。不过,第一次教学经历让她明白自己教的科目有多难,“有时我无法表达这种技巧的所有特殊性,有时我注意到我的学生没有正确的态度来发出声音,却意识不到真正问题在哪里。”时间和经验是成为一名好教师的必要条件。“相当数量的学生现在像音乐领域的专业人士一样工作,其中一个可以自夸拥有一个伟大的事业。他的名字是亚历桑德罗·朗戈(Alessandro Luogo),现在在意大利国内外的所有主要剧院,甚至在罗马的议会中演唱。 ”她的另一位得意门生是意大利著名歌唱家安德烈 •波切利(Andrea Bocelli ),曾被誉为帕瓦罗蒂的接班人,被称为世界“第四大男高音”。 现在,富尔维娅也教了不少中国学生。从起初没经验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些同学,到现在已经学会如何辨别哪些中国学生应该留在音乐学院学习。“”他们的水平现在确实好一些,有时比起意大利或其他欧洲学生我们更喜欢中国的学生。”在过去的八年教学过程中,富尔维娅逐渐意识到中国学生必须学习正确的发声技巧的问题。“他们的大多数问题来自汉语的发音。在汉语中,很多声音都是通过舌头向后的动作而产生的,而其他声音则是通过咽后部空间产生的。这种声音在意大利语中不存在,所以我们试着让我们的学生中消除这个习惯,但并不总是成功的!事实上,有时中国学生在面对困难的段落时会尝试这种方法。” 而中国学生学习意大利音乐的另一个困难是重音的问题,因为中文发音有很多声调,而“在意大利语中,我们用单词数量来体现重音,所以在短语中我们有很多重音,但只有一个重音是最重要的:这意味着我们应该集中到重音去。”富尔维娅还提出要把强调和呼吸结合起来。“中国学生不太习惯使用横隔膜,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重音,这些都不太支持他们的声音,我们老师必须提醒他们多用他们的横膈膜呼吸。”说着,富尔维娅还通过演唱《映山红》来示范教学。当动人又熟悉的旋律响起,现场观众也不自觉地跟着轻哼……

发布时间: 2019/7/24

作家饶雪漫为偶像齐秦写书 《大约在冬季》9月9日成都见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歌迷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收集偶像专辑、为偶像买礼物、站在寒风中为偶像应援?著名作家饶雪漫为偶像齐秦写了一本书——《大约在冬季》,这也是她时隔五年之后,重新回归作家身份。 饶雪漫 四川籍著名作家饶雪漫,从14岁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出版作品60部,她的文笔独特,写有“青春爱情系列”“青春疗伤系列”“青春疼痛系列”等作品,被读者亲切地称为“文字女巫”。《左耳》、《沙漏》《离歌》《唱情歌》……她用作品为众多读者的青春留下了浓重的痕迹。近年来,饶雪漫跨界编剧,将自己的一部部作品改编成影视剧,用音画视听的方式,续写青春。 如今,时隔上一部作品五年之后,饶雪漫重新回归作家身份,为读者带来全新题材的长篇小说《大约在冬季》。该小说故事衍生自齐秦的那首跨越三十年、影响了几代人的金曲《大约在冬季》。小说分为两个部份,从2018年女儿小念的洛杉矶讲到北京,又从1991年母亲安然的北京讲回洛杉矶。在时空的转换之下,看似不同的两条故事线环环相扣,看似完全不同的两代人的爱情理念到最后也殊途同归。 饶雪漫与齐秦 原来,饶雪漫从小就是齐秦的歌迷,十几岁时还写过一封信托人带到香港给齐秦,没想到居然收到了齐秦回赠的礼物。后因机缘,她与齐秦结识,不仅有机会为他的新歌填词,还决定以《大约在冬季》为蓝本写一部小说,使之以全新的形式将感动再次呈现给大家。五年的沉淀,也让饶雪漫对文学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对美、对包容、对爱也有了更多感悟,而这本书就是她思考的结晶。 饶雪漫与齐秦 “1986年的冬天,写下《大约在冬季》这首歌的时候,我没想过它会传唱三十余年;2018年的夏天,雪漫把我的这首歌变成了一本小说。听说,她完成它竟然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很是惊讶。”齐秦说,这本小说和这首歌的本质一样,“不花哨,又写实,每个角色都像是你身边最普通的朋友,所以你相信这些故事会发生,也会产生应该有的共鸣。在故事的抽丝剥茧中,情感的一砖一瓦建立得很牢固,让你不会觉得它是空中楼阁。” 目前,饶雪漫正在携新书《大约在冬季》在全国举行签售会,同名电影也正在筹拍中。9月9日下午,饶雪漫还将做客成都“经典艺术名家讲坛”,与现场读者分享她的创作故事。

发布时间: 2019/7/24

品“经典中国之声”魅力 听“永远不老的声音”

虹云: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节目主持人,播音指导,中国著名朗诵艺术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广播电视学会播音学会常务理事、主持人委员会副会长,中国诗词学会朗诵演唱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语言学会朗诵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传媒大学、浙江传媒学院等高校客座教授。其代表作《午间半小时》《话说长江》《话说运河》等载入中国广播电视史册,多次获得国际国内大奖。虹云老师横跨了广播界、电视界,并且不断走向舞台,在各个领域中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 本报讯(记者任浪莉见习记者张丽君)她是中国第一代主持人,代表着经典中国之声,是永远不老的声音。8月20日,由区社治委、区总工会、成都经典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办的“名家进车都,经典汇龙泉”第七期,将邀请到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节目主持人虹云作客龙泉驿。届时,她将带来一场“经典中国之声——永远不老的声音”主题演讲,以飨观众。广大市民可通过“龙泉驿职工之家”微信公众号报名参加,一起聆听讲座,与虹云老师面对面,通过“1+1”的访谈形式深入了解她如何走进播音主持,如何做好艺术传承,如何在艺术道路上绽放光彩。 据活动主办方介绍,当天,虹云老师将现场朗读纪录片《话说长江》解说词,以其绘声绘色的解说和朗诵,带领观众感受长江两岸的旖旎风光,品味长江从古到今的传奇故事;范读小学语文六年级课文《卖火柴的小女孩》,以标准的普通话朗读演绎音韵美和汉语言文化的自信,再通过音乐声效的剪辑,以情景带入式的方法呈现朗读的魅力;将带着悲伤、颤抖、害怕的声音,让《孩子请听我说》触及到观众柔软的心灵…… 记者了解到,虹云于1960年参加播音工作,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部做播音员,80年代初,她开始尝试做主持人,是中国第一代主持人,也是首批获“金话筒”奖的节目主持人之一。她的声音清亮、纯正、极具韵律感。范读音韵和美,有筋骨、有温度,有曹操《观沧海》之雄浑,有李白《将进酒》之豪放,还有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之旷达。她曾说“播音就是她的命”,并将深情付诸于一字一句。作为中国第一代主持人,虹云老师虽已是满头银发,但舞台上仍优雅端庄,无论是朗诵还是配音都呈现出国家播音员的水准和艺术造诣。

发布时间: 2019/7/24

《凝视与对望》聚焦“云朵上的民族”

8月11日下午,经典艺术名家讲坛——两代摄影人跨越时空的《凝视与对望》讲座在成都经典汇艺术剧场落下了帷幕。讲座邀请了王建军、郭际、徐献、赵秀文四位摄影家以及四川美术出版社社长马晓峰。五位老师一场关于艺术的对话和摄影作品的展示,让现场的观众近距离感受了一张张影像的魅力与震撼力,同时随着影像中的黑与白、光与影,静静地凝望着羌族这个古老的民族。 两位摄影人关于羌族的对话 庄学本和徐献记录的羌人故事被命名为《凝视与对望》。对于《凝视与对望》,马晓峰说:“一切都起源于十多年前的一场机缘巧合,当时在编辑中国影像人类学先驱庄学本大师的画册,他走过了川藏、青藏、滇藏等各个地方,对1933年的叠溪大地震后的羌族聚集地进行了特别的记录,这让我充满了激动和兴奋,同时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2015年我又接触到了徐献老师长达17年的拍摄作品,对羌族的纪实,作品深入力度、广度都非常好,同时其中很多拍摄镜头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对准了这个民族的村落、家庭、甚至于个人。” “在两位摄影人之间的时空跨越,影像与影像之间的相映成趣,两场地震之间的相似与对照,羌族究竟呈现出了一种怎样的生存状态与文化传承?大量的影像中都呈现出了羌族乐观的精神面貌,于是我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找到了俩人的共同之处。”最终这就形成了我们所看到的这本具有文献性、学术性、艺术性的精美画册《羌族》。 镜头里“云朵上的民族” 徐献先生作为一名摄影师,第一次走进羌族是2001年的秋季,一走进去便坚持了长达17年的时间,跨越艰难险阻,去面对这个厚重的饱受灾难的“云朵上的民族”。徐献说“这是一次偶然的拍摄机会,刚开始去到羌族拍摄方法还比较单薄和传统,经过长久拍摄,再接触到一些国际大师作品,像《日耳曼民族》等,逐渐学会运用新的拍摄理念去融入,比如将人文学及田野调查方式加入到实践中,这才发现,田野调查方式是一种人类学最基本的方法,它记录社会、地理等相关概念都会出现在你对山川、河流、人生百态的各种理解之中。”正如徐献老师现场分享的3张照片背后的故事,自然地理的变迁、现代社会文明进程变化所有的一切都在催促着文化传承的急迫性,在现代社会发展与文化传承之间,永远都存在着一个矛盾的点。 《凝视与对望》是何种状态下的凝视与对望?对此策展人赵秀文、郭际说:“凝视、对望,这是属于亲人、朋友、姐妹之间才有的眼神与关系,曾经1898年英国摄影师第一次拍摄的羌族,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与不安。1933年庄学本大师再次拍摄羌族,作品中羌人的眼神充满了自信与乐观,他称之为‘隔得较远的兄弟’,2001年,徐献也融入了其中,坚持拍摄17年,羌族文化传承的影像我们希望通过策展表现出来。”(安静 经典汇供图)

发布时间: 2019/7/24

“狗剩媳妇”来龙泉驿 讲述“我和我创作的角色”

自1990年出演电视剧《辘轳·女人和井》至今,杜宁林参演过上百部影视剧、话剧。可是,作为实力派的她十分低调,以至于角色比人红,但她从不在意,只醉心于演戏。“演员应当用生命去演戏。每当看到至今仍活跃在舞台上的七八十岁的老艺术家还在认认真真地演戏,我就觉得‘艺无止境’,这也是我内心深处最大的奋斗动力。”6月23日,杜宁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当天,由区总工会、团区委、区妇联主办的“名家进车都·经典汇龙泉”主题讲座(第二期)在龙泉七中大礼堂举行。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表演艺术家杜宁林应邀主讲《我和我创作的角色》。 很开心观众记得“狗剩媳妇” “到全国各个地方演出的时候,常常有观众和我打招呼,称呼我为‘狗剩媳妇’。虽然观众记不住我这个人,但他们记住了我曾演过的角色,我很高兴。”《辘轳·女人和井》是杜宁林主演的首部作品,并且凭借剧中“狗剩媳妇”一角,她荣获了第11届“飞天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奖。 杜宁林说,《辘轳·女人和井》当年大获成功不是偶然。为了拍好这部剧,剧组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事无巨细,琢磨到最佳状态。演员们不仅提前几个月到农村,体验当地生活,还用新衣服去换老乡身上的旧衣服。服装老师还会用茶水浸泡服装,把新衣服做旧。为了土气再土气,女演员甚至会在地上抓把土往脸上抹。有对手戏的演员,会提前对台词、磨动作,培养彼此的默契感。演员们都很辛苦,一个哭的镜头来个三五遍都正常……这一切都是为了全心全意塑造好剧中的角色。 跪在椅子上坚持拍了200场戏 在当天的讲座上,杜宁林谈及最多的话题便是“像珍爱生命一般珍惜每一次演戏机会”。这样的惜戏之情不仅缘自她本人的敬业精神,还与一次病痛经历有关。 2012年,杜宁林在昆山拍戏,中途去苏州参加了一场朗诵会。那几天她总感觉后脖颈隐隐作痛。上台朗诵时,她感到嘴巴渐渐不听使唤,吐字变得不清楚。尽管如此,她还是完成了既定的所有工作才回到北京检查。一检查才发现是脑垂体瘤压迫神经引起的面瘫,医生建议她立即入院动手术。“当时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将走到尽头,但我不愿屈服。手术后,我一边配合医生治疗,一边坚持针灸,终于又回到了舞台。” “这次磨难让我感受到生命既脆弱又宝贵,从那以后,我把每一次表演都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在拍电视剧《爱有多深》时,杜宁林不慎将腿摔断,为了不耽搁拍摄进程,她在短暂治疗后就回到了剧组,单腿跪在椅子上坚持拍了200场内景戏。 现场表演朗诵和观众互动 除了演戏,杜宁林的身影还经常出现在朗诵的舞台上,而与之合作的皆是陈铎、瞿弦和等朗诵大家。杜宁林说,爱上朗诵、走上演艺道路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陈铎,是陈铎为她推开了“艺术之门”。 1971年,在一列开往北京的列车上,陈铎看到一个姑娘正在帮一位老太太往行李架上搬行李。他原以为这个姑娘是老太太的孙女,后来才发现不是。感动于姑娘的善良,便和她交流起来。就这样,16岁的杜宁林结识了陈铎。此后,陈铎开始教她表演和朗诵,而朗诵也从此成为杜宁林人生中情有独钟的爱好。 讲座临近结束时,杜宁林朗诵了《木兰诗》和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赢得观众一次次热烈的掌声。在提问环节,杜宁林与观众积极互动,结合自身的演艺事业,向观众释疑。来自四川传媒学院的学生李林被杜宁林的朗诵深深打动,她向杜宁林请教了“应该如何理解作品、用表演诠释作品。”杜宁林告诉她“我们不妨从观众的反映中,去挖掘作品的精髓,指导修正自己对于作品的理解。”对于龙泉二小一位语文教师提问“如何培养孩子兴趣的问题”时,杜宁林告诉她,“培养兴趣,更重要的是释放孩子的天性,要想把表演做得逼真生动,必须要日积月累、不断学习。”现场参与提问观众络绎不绝,让远道而来的杜宁林感受到了如夏日般的热情,她感叹龙泉驿的观众和这座城市一样令其难忘。

发布时间: 2019/7/24